起底欧洲十大足球俱乐部背后的豪门老板:王健林张近东上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inxiangyuanlin.com/,奥格斯堡

2020年欧锦赛,在意大利4-3(点球3-2)战胜英格兰勇夺队史第二座欧锦赛冠军奖杯中落下帷幕。

多年之前,“足球皇帝”贝肯鲍尔曾说:“在绿茵场上滚动的不是足球,而是黄金。”根据德勤报告,足球是体育产业最大的单一项目,全球年产值超过5000亿美元,占体育产值比重超过40%,是“世界第17大经济体”。其中,足球俱乐部虽然不是高成长行业,但一直不乏资本的青睐。纵观世界足坛,每一只豪门球队背后无一不背靠着一位大金主。

对于超级富豪们而言,投资足球俱乐部并非仅为消遣,据毕马威足球基准团队总结,投资足球俱乐部主要有四种动机——战略考虑、经济收益、社区纽带和球迷情怀。本期,我们将盘点欧洲十大足球俱乐部背后的超级富豪及家族。

保罗·辛格(Paul Singer)被认为是华尔街最精明且最强硬的对冲基金经理。1977年保罗·辛格创立埃利奥特基金,截至2020年末埃利奥特对冲基金管理着420亿美元的资产。2018年,埃利奥特对冲基金从中国老板李勇鸿手中接管了AC米兰俱乐部,并在当时向球队注资6000万美元以稳定其财务状况。

埃利奥特基金最大的业务,就是看准时机抄底不良债权。根据《纽约时报》的相关报道,埃利奥特现阶段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资产,被投资到了“困境证券”之中。他们会看准那些情况不妙,已经接近破产,但是还能完成殊死一搏的公司。保罗·辛格坚信,“危险之中包含着机遇,一些最有利可图的交易常常出现在这种市场混乱时期。”

从2001年极低价格抢购阿根廷国债,利用其债务违约赔付大发阿根廷国难财,狂卷22.8亿美元,到2008年金融危机中低吸高抛雷曼兄弟债券收益率达200%,都完美诠释了埃利奥特对冲基金的“吸血”形象,其因此也得到了“秃鹫”基金的称号。

张近东是苏宁集团的董事长兼所有者,于2016年控制了这支球队,在他的儿子张康阳担任俱乐部主席期间,国际米兰重新成为了意大利最有竞争力的球队之一。

1990年,张近东在南京创办了苏宁,1999年张近东全面切入综合电器领域,并率先提出了全国连锁发展模式,带领苏宁走向全国。

2004年苏宁电器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上市,奥格斯堡成为中国家电连锁IPO第一股。2009年张近东提出要带领处在传统连锁巅峰的苏宁向互联网转型。2010年,苏宁易购上线,成为苏宁转型发展的里程碑。张近东还投资了恒大、、等集团。据悉,目前张近东私人的投资资产就超过了500亿。

苏宁集团规模庞大,业务繁多,涉足金融、体育、地产、投资等多领域,在中国民营企业中仅次于华为。苏宁易购是苏宁集团的板块之一,整个苏宁集团除了苏宁易购外,其他资产并未上市。

阿涅利家族是意大利最富有的家族之一,至今已传承100多年,因创造了汽车巨头菲亚特而闻名世界,旗下品牌有法拉利、阿尔法·罗密欧、玛莎拉蒂、克莱斯勒、道奇、JEEP等。

贾尼·阿涅利自1966年从其祖父那里接过菲亚特集团,目前菲亚特集团已经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企业之一。其中,菲亚特控股的尤文图斯俱乐部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之一,并于2009年成功在米兰上市。

阿涅利家族至今已传承到第五代,一百多年来这个家族经历了意大利王国的统治以及两次世界大战。其中,21世纪之初阿涅利家族熬过了严重的金融危机并利用此机会通过收购克莱斯勒的方式进入了美国市场。可以说,阿涅利家族的发展并不是依靠简单的运气,更多的是家族的长期规划。

阿涅利家族在传承过程中,有很多值得关注或者借鉴的地方。首先,阿涅利家族选择了“足球”这个意大利的全动作为家族形象的名片。尤文图斯所获得的荣誉给阿涅利家族的形象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正面效应。

其次,重视职业经理人。在菲亚特集团的历史上,出现过诸多成就了自己职业生涯的职业经理人,同时他们也得到了阿涅利家族的充分信任,为阿涅利家族企业的发展立下了不朽的功劳。

第三,家族层面聘用私人顾问。阿涅利家族设立了家族办公室来负责主业外的投资,并在家族层面聘用了诸多律师与税务顾问;为家族、家族成员提供更私密的服务。例如2003年贾尼去世之后,由三位重要顾问负责其庞大遗产继承事项。

美国房地产大亨斯坦·克伦克于2011年控制了阿森纳,除此之外他还拥有NFL洛杉矶公羊队、NBA的丹佛掘金队和NHL的科罗拉多雪崩队,建立了全球体育帝国。

克伦克是一位精明的商人,在他的商业准则中,可持续性和现金流是他最为看重的两个方面。从长远目标出发考虑问题,他的每一个决定所牵涉的项目都不会少于10年,比起短期内挣钱的项目,他更偏向长远计划,塑造球队的品牌。

克伦克的妻子、沃尔玛的女继承人安·沃尔顿·克伦克(Ann Walton Kroenke),为他的财富之路提供了良好助力。早先克伦克跟随安的父亲巴德·沃尔顿(Bud Walton)及其叔叔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一道寻察新的零售商场,从全美最为成功的零售大亨处直接获得第一手的建议。

阿布是有着犹太人血统的俄罗斯寡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开始进行私有化,彼时阿布与另一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合作以极低的价格(仅为其实际价值的8%)将国有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纳入囊中。

与此同时,通过别列佐夫斯基,阿布结识叶利钦家族,并与叶利钦的小女儿塔季扬娜过从甚密,外界传言他是叶利钦家族的“提款机”。此后阿布又相继控股了俄罗斯铝业公司、俄罗斯民用航空公司等,建立起自己的庞大产业帝国。2005年,俄罗斯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以1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阿布拉莫维奇的石油公司Sibneft,也让他身家大涨。

如果要选出历史上最富传奇经历的趋势跟踪交易者,那就非约翰·W·亨利(John W. Henry)莫属。约翰·亨利是金融市场的巨人,他几乎统治了商品交易顾问和金融期货交易30年,他是趋势跟踪领域里的超级巨星。

约翰·亨利坚定地认为,预测金融市场是徒劳的。于是他设计出一套趋势模型,来机械地跟踪市场的长期趋势,再辅以严格的风险管理策略,同时对全球70多个市场进行交易,这一做法带来了空前的成功,并为约翰·亨利积累了惊人的财富。

浦球队的老板以及NASCAR罗什芬威车队的老板之一。约翰·亨利作为波士顿红袜和利物浦球队的拥有者,一直都在把趋势跟踪的信条——简单的启发式决策、数学、统计学和操作系统,应用于体育运作中。

谢赫·曼苏尔(Sheikh Mansour)是阿联酋政治家,也是阿布扎比王室成员。他的阿布扎比联合集团(Abu Dhabi United Group)控制着曼城77%的股份,在他的投资下,曼城从二线俱乐部变成了十年内获得第五个英超联赛冠军的豪门。

曼苏尔酋长的财富主要来源于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全球油价的上涨更使得他的财富成倍增长。谢赫·曼苏尔所在的阿勒纳哈扬(Al Nahyan)家族是阿联酋阿布扎比酋长国的统治家族,坐拥世界第五大石油储量,其酋长是阿联酋总统。

格雷泽家族是指以马尔科姆·格雷泽为核心的一个正统犹太人家族。2005年的5月份,老格雷泽以2.7亿英镑撬动了7.5亿英镑的投资款,成功收购曼联,老格雷泽以及他的六名儿女们全部进入曼联董事会,成为曼联唯一的掌舵人。格雷泽家族的收购,让拥有悠久历史并且自一战以来就没有负债过的俱乐部,承担了高达5.8亿英镑的财政赤字,每年需要偿还的利息高达6000万英镑。

老格雷泽收购曼联目的非常明确,犹太人出身的格雷泽家族并未名门望族,长期从事投资生意让格雷泽非常明白,需要稳健的实体经济基础支撑长远的投资行动。而投资曼联不仅仅是敲门砖,更是一块保值增值的工具。因此,老格雷泽并未对曼联的管理层进行大动作的替换。

完成曼联的收购以后,为了寻求融资,曼联从伦敦交易所下市,最终在纽交所上市后收获了1.5亿英镑后,一半用于偿还债务,一半则进了格雷泽家族的口袋。

从2005年买下俱乐部,15年来,格雷泽家族为曼联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把这家俱乐部打造成世界足坛最大的商业帝国之一,而重视商业赞助的俱乐部经营策略,如今已经被更多的豪门所效仿。如今,曼联的商业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44%,十年前,占比才只有24%而已。

乔·刘易斯是非上市公司泰威集团(Tavistock Group)的主要投资人之一。这家公司目前对全球超过200家企业进行了投资,投资领域广泛。2017年,泰威集团旗下Boxer Capital投资4000万于旧金山生物制药公司CiVi Biopharma的A轮融资,帮助其对开发心血管代谢疾病的治疗方法的研究。

泰威集团旗下包括ENIC集团,后者在巴哈马群岛注册了一家名为ENIC国际有限公司的附属子公司。通过这一附属子公司,刘易斯持有了英超托特纳姆热刺队85%的股权。

西班牙人米格尔·安杰尔·吉尔是俱乐部实际掌控者,他的父亲耶苏斯·吉尔则是西班牙著名的政客、地产大亨。

2015年1月,王健林的万达出资4500万欧元,奥格斯堡购入马竞俱乐部20%的股份。2017年,以色列亿万富翁伊丹·奥弗购买了俱乐部的15%股份。马竞完成股权交割之后,王健林依旧持有20%的股权。从奥佛5000万欧元买15%的股权来看,王健林两年前4500万欧元收购的20%股权,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当时的4500万欧元,换算成人民币为3.2亿元,国内媒体的报道,也都是“王健林投资3.2亿元入股马竞”;现在,奥佛收购15%的股权,花费5000万欧元,也就是说20%的股权价值6667万欧元,折合人民币5.2亿欧元,两年增值两个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